鄂州一个“阁”,黄石一条“坑”......

作者:jcmp      发布时间:2021-04-23      浏览量:0
鄂州一个阁,黄石一条坑,各有各的惊奇和美

鄂州一个阁,黄石一条坑,各有各的惊奇和美

1、文/图:大李

湖北的鄂州、黄石、黄冈三个市(注意,是单指三市,不是三个市的地区范围)挨得近,抱得紧,紧紧依附长江,大李一直觉得很有意思。

最有意思的是:在旅游业态中,鄂州的“万里长江第一阁”和黄石的“亚洲第一坑”(下次单讲黄冈)。

2、鄂州一个“阁”

鄂州小得不能再小,就三个区,下辖县一个都没有,但它是湖北的简称,文化古城,还是真正的武昌所在地。

武昌是古城,早先鄂州,现鄂州长江边的滨江公园即观音阁景区有个武昌门,是鄂州的地标,也是武昌所在地的明证。当年,鄂州属鄂国,武昌门一带属鄂城,即鄂国的都城。都城靠近长江,商贾云集,军队在此驻扎,兵器打造和手工艺各种交换市场昌盛,孙权为了让这里更加繁华,便改名为武昌,意即武运昌盛。

到了近代,武昌归属武汉,以前的武昌仍改回鄂城。而且,鄂国,是湖北最早的古国之一,楚王熊渠灭鄂国后,封其子熊红为鄂王,修筑鄂王城,曾为楚国国都。现在的鄂州市保留有鄂王城的遗址。秦灭楚后,设鄂县。历史上武昌、鄂州这两个名称曾多次交换,武昌县曾长时间隶属于鄂州。所以,武昌交给了武汉后,作为湖北最先的鄂国,断不会轻易丢掉“鄂”,湖北简称便如此而来。

因此,鄂州,无论从历史上,还是文化上,抑或政治、军事上,都厚重着!

今讲鄂州时,其他的厚重先搁一边,专门来讲长江边,即长江水域靠近鄂州地域的地方,也就是武昌门那风水宝地对面,即江中那个小岛,和小岛上的那个观音阁。

其实,说岛不准确,充其量也就是一巨型礁石。礁石屹立江心,其势蜿蜒如龙,古人称其“龙蟠矶”,也被誉为“万里长江第一阁”。

巨礁上建了个观音庙,长24 米,高14 米,以红石青砖砌就,与龙蟠矶一般大小地巧妙融为一体,显得雄峻巍峨,气势磅礴。人们说,千百年来,它饱经风霜,纵览长江。每到汛潮,水漫楼阁,只剩高层窗口,甚至只剩那檐牙、龙吻、中亭在浩淼长江水之中。狂涛巨澜曾使多少名楼华构席卷而去,然而,清朝有人作诗抒怀——“中流砥柱有蟠龙”,果然是汛期一过,水落石出,它又横空出世,威镇江心。

这就是“长江阁”,一直屹立在江中至今。

于是,久久地凝望,似在找回以往的损失。

过不了阁,上不了岛,有江水阻隔,也没有人造的桥梁和可渡的船只,便只能是望阁兴叹,久久地望着、望着,照片反复地拍着、拍着,一副小孩没吃过糍粑鱼、流连忘返的乡巴佬相。

甚至,第二天到达黄石后还在想:这鄂州旅游部门真是坏事,好好的观音阁名形成的IP不叫,硬要取一个千百万个城市重名的滨江公园——弄巧成拙啊!

太专业的IP打造、品牌联想就不说了,滨江就滨江吧!要给官员们普及品牌联想和品牌统一、IP营销和IP战略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我们还是来看蟠龙石、龙蟠矶是怎么的来历?

相传孙权定都现如今的鄂州为武昌之前,有黄龙蟠卧矶上,积日方去,因而又名“蟠龙石”。蟠龙石翘首西望,周身罩着一层氤氲烟气,犹如蜃景。而更为奇妙的是,一船形古阁突兀在龙首之上,凌空虚悬,横江而峙,令人叹为观止。

蟠龙石是建观音阁是宋代的事情,元至正五年的1345年又重建,到明清后多次重修。阁的朝向是坐东朝西,在礁石上垒石成台,台上建阁。现在阁内有祖师殿、观音殿和老君殿三殿以及纯阳楼、观澜亭等建筑。阁身正壁镌有”观音阁”三个遒劲的大字。进阁正门石碑上又刻着气势非凡的“龙蟠晓渡”四字,极其严肃地向世人述说着自身的历史和大李上文中提到的厚重。

虽然我们知道,万里长江,险称天堑,上起巴蜀,下至吴淞,有很多称奇的地方,但唯有这鄂州的观音阁是雄踞矶头,宛如中流砥柱,气势磅礴,故才有“万里长江第一阁”之称,也才有2006年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好事发生。

正因为此,大李更希望这里即便是免费的公益场所,也应抓紧扩展其范围的保护和名称的文化延伸以及品牌扩张,发散思维地将其做成一个具备5A元素的重点文物和文化景区来。

3、黄石一条“坑”

黄石一条“坑”如果是指黄石城中的磁湖,让那么美的湖用一个“坑”来比喻,黄石人民定要砍了大李我。

不过,磁湖虽美,但有磁湖这般美的,武汉东湖、鄂州洋澜湖、黄冈遗爱湖,都在城中,都如此这般,而且这之中的遗爱湖、洋澜湖,名字都生发出诗文的气息。磁湖怎可做老大?

湖北湖多,武汉和鄂州最甚,黄石人没有说要拿磁湖来做老大,这老大的说法是暗喻磁湖还是很美的。

当然,大李另一层意思是:品牌时代,讲差异化,莫拿人家有的去比人家,要拿人家没有的去比武汉或其他地方。不过,武汉太大比不上,PK和打败鄂州、黄冈是完全可以的。

黄石早年一直打“矿冶之都”的城市招牌,后来淡化甚至修改,这也难怪,矿冶这二字让人望文生义,然后认为黄石不绿色,不环保,充满着矿冶的尘土和生硬。

但其实黄石的矿冶已经打上了烙印,去不掉了。其他的不说,单说大冶。大冶这个名不能改,也不愿意改,黄石市的经济一半或以上来自于大冶,黄石市的土豪或说富豪百分之七十属于大冶。因此,黄石啊,与其推翻“矿冶之都”的IP,还不如进行修补。

今扯远了,大李现不谈专业性太强的“修补”,只说这坑——回到坑的话题上来。

黄石市国家矿山公园的“矿冶大峡谷”,形如一只硕大的倒葫芦,东西长2200米、南北宽550米、最大落差444米、坑口面积达108万平方米,被誉为“亚洲第一天坑”。

它太独有和特质了。武汉没有,黄冈、鄂州没有;甚至,放大地看,中国没几个,整个亚洲也没几个。

因此,“我拿天坑赌明天”,才是黄石人民的独一无二和特有IP。

黄石天坑,从矿山开采上来说,早已荒废,如同贵州铜仁早年的万山特区开采的汞矿,荒废后开发成了现在的朱砂古镇一样。另一个事实是,黄石天坑并不在黄石主城区,但又属于黄石市区范围的铁山区,因此,把它归属于“黄石一个坑”不仅道理充分,而且很有必要。

何况,“亚洲第一坑”早已进行旅游开发,从2019年国庆假期间到那里去参观和游玩的人来看,人气还比较旺盛(平时可能清淡些),形成黄石特有的旅游IP和文化IP的基础已经具备。

更何况,2010年,黄石国家矿山公园就被评为国家AAAA级景区。它评定为4A的基础便是:天坑。

天坑几乎等同于矿山公园,黄石国家矿山公园,官方化说,是亚洲最大的硬岩复垦基地,是中国首座国家矿山公园,是湖北省继三峡大坝之后第二家“全国工业旅游示范点”,入选了《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2018年1月,以“坑”为主力支撑的黄石国家矿山公园又入选第一批中国工业遗产保护名录。

只是,九年过去,大李观察后发现,这里老了,老得离国家级别的4A景区要求相差甚远,没有像样的停车场不说,各种路牌、标识、人文服务和管理,以及道路,尤其是通往“矿井探幽”地的那条小道,简直就是从未开发的乡村基架、乡里搞法。

但尽管众多的不愉快让你想掉头,当到了天坑后,就一切释然和被安抚了。

那么,如何描述这个天坑,实际上的露天采场呢?

这么说吧:早年,大概是1997年的样子,大李到武汉市最大的也应是中国最大的体育场之一的洪山体育馆体育场开会,坐在圆形的体育场顶层,俯瞰场底,看主持人和发言人像只小动物一般,而场内四周喇叭型口子坐席上的人群,又似火山淹没的庞贝城角斗场上围观的贵族老爷——整个体育场也好,天坑也罢,给人的就是雄伟、空旷、壮美、庞大之感。

尤其是当你站在高空,就感觉自己站在云端,正肩负着上天的使命,要拯救盆底那些可怜的小动物似的。

公元226年,孙权在铁山大兴炉冶锻造刀具,拉开了大冶铁矿辉煌的开采史。1781年来,大冶铁矿“锻造”了全国任何矿山都无法比拟的多个第一:中国第一家用机器开采的大型露天铁矿、亚洲最大最早的钢铁联合企业——汉冶萍公司主要组成部分、中国第一支大型地质勘探队——429地质勘探队在这里成立、中国第一批女地质队员在这里诞生、中国最早聘请外国专家运用地质科学勘探发现的一家大型铜铁矿床,以及老毛当年的视察等等。

许多年的露天开采,形成了444米的落差,据说这不仅仅是亚洲第一,也是世界第一高陡边坡。

但尽管如此,作为游客,震惊和震撼后,就忍不住要吐槽,光秃秃的高陡边坡,再往上的光秃秃的山头,能不能增加点绿色,或其他的人文修补呢?黄石不是想改变“冶炼-尘土-缺绿色-非人文”形象吗?如果真要把国家矿山公园打造成国内的旅游标杆和工业旅游的第一打卡地,让旅行者觉得50元门票的价格消费所值,甚至提高到100、200都让人毫无怨言的话,就先从这天坑和天坑周边以及整个景区、景区周边改变开始吧!

大李期待着下一次光临时,不仅天坑景点,而且诸如矿业博览、井下探幽、天坑飞索、石海绿洲、灵山古刹、雉山烟雨、九龙洞天都有大的改变和改观,至于激情滑草这样的乡村旅游项目就莫搬到这里来了——顾名思义的工业旅游就一心朝着“工业”去,莫偏离轨道,将国家矿山公园“矿”的文章做足,将“世界铁城”“铁”的内容描画出美丽来;从而,让黄石,与美国的黄石公园比比美,品牌价值和文化IP上一大台阶。